《在黑暗中讲述的恐怖故事》创作者的心魔与童年养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创作者的心魔与童年养成:《在黑暗中讲述的恐怖故事》_艾莫西.jpg

文/艾莫西

人世间最可怕的,不是那些被说出的事;而是有人想尽办法不让你讲出来,以及那些不知道该问谁与无处述说的事。

电影《在黑暗中讲述的恐怖故事》,改编自90年代著名的儿童读物,由于书中的插画太过骇人,小说内容被认为超乎儿童心智所能负荷,这本儿童读物竟被多国列为禁书长达数年之久。然而,可想而知人的心态,越禁就越想一探究竟。也让这本读物始终都在恐怖小说排行榜中名列前茅。

每个年代都有属于自己的都市传说。说来奇怪。在儿童刊物或绘本中,总不乏鬼怪类,就连幼童儿歌裡都存在著会吃小孩的虎姑婆。恐惧在我们儿时就被种下,而我们大多不知道流传内容的始作俑者,而这些故事的原形又是为何?多年前看了一部电影《恶魔咆哮》(Wishmaster ,1997) ,电影裡描述童话中赐给人类三个愿望的设定,其实就是恶魔的暗号,实质为与人类交换欲望来重返人间。对于《恶魔咆哮》这番论述相当难忘,不然我大概也找不出某些诡异童话或儿歌的由来。当然随著年龄增长后这些传说自然也不具有太大威吓性,但至今我仍相信不可以用手指月亮,因为我真的被割过耳朵。

创作者的心魔与童年养成:《在黑暗中讲述的恐怖故事》(Scary Stories to Tell in the Dark)_艾莫西3.jpg

一直觉得吉勒摩戴托罗 (Guillermo del Toro)是个很懂孩子的导演。或许更该说他很懂得童趣与未知间的奇妙关联。从《羊男的迷宫》一路到《水底情深》,我总能在他的暗黑童话中看到很纯粹的东西。这次《在黑暗中讲述的恐怖故事》吉勒摩戴托罗担任监製,导演则找来以《验尸官》证明他营造恐惧氛围一流的安德烈艾弗道夫 (André Øvredal) ,电影在整体故事上颇有两人分工融洽的完美性。导演擅长打造的密室恐惧,还有声音惊吓仍保有极高水准。特别是从四面八方逐渐逼近的手法更是令人窒息。而担任监製的吉勒摩戴托罗标榜这是一部青少年也可以看的恐怖片,意味著恐怖外仍保有可以带入成长的共鸣元素。带著复古基调的色泽,电影陈述那些小镇上的流言蜚语,肤色与阶级的差异,单亲的疏离,战争的无谓,与正常人的不正常性。故事巧妙地把这些支线串起,透过一本古老的日记,将每个人内心的恐惧自动书写成一则又一则的鬼故事。

豆瓣

https://movie.douban.com/subject/26278747/

「我害怕被书读出我的内心,被他知道我的秘密。」

创作者的心魔与童年养成:《在黑暗中讲述的恐怖故事》(Scary Stories to Tell in the Dark)_艾莫西2.jpg

《在黑暗中讲述的恐怖故事》中的那本日记,是传说中被家人囚禁在屋内的少女莎拉因孤独而书写的内容。裡面的每则故事都是她怀恨在心而书写的狂想。多年后被闯入废弃房屋中的一群青少年找出,少女史黛拉将日记带了回家,身边的人却一个个被自动写入了新的故事内,完全无法阻止。看电影时感觉到很作者论的东西。对创作者来说,该创作出怎样的故事,是满足自己还是回应世界?创作背后又有那些真实?想起九把刀的《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把与自己当年无缘的女孩写进了故事。当所有人都在疯追电影,都在歌颂这段青春时多感人时,我只想著这真是对当年那个女孩最厉害的报复。报复不一定是伤人,有时只会让人不知如何是好。九把刀铁定在那个故事中注入了很多想像。时间越久能力越强。
回到《在黑暗中讲述的恐怖故事》。则是透过不同形式完美暗喻了「下笔即可杀人」的文字能量(当今的媒体从业者真都应该看看)。到底是写下去的东西会成真,还是成真的都会被写下去?恐惧究竟是来自已知还未知?这些矛盾的问句隐身在电影裡。关乎剧情也关乎宿命。一切都是双关。

有人被自己的恐惧吞噬,有人则忐忑面对自己的恐惧。所有题型其实都是二选一。

创作者的心魔与童年养成:《在黑暗中讲述的恐怖故事》(Scary Stories to Tell in the Dark)_艾莫西12.jpg

电影中的女主角史黛拉热爱文字创作却无法更加精进,她想去外地攻读文学,却因不想让父亲独自一人而打消念头。电影安排了史黛拉最后成为了莎拉,看似去经历莎拉当年在家族中所受的恐惧与凌虐。实质在心理层面中则是面对了创作无力的局面。无法写出故事是史黛拉内心的最大恐惧,她还不懂书写的意义,不懂一枝笔该如何定义她自己?她该写什麽?她该为谁写?《在黑暗中讲述的恐怖故事》将这些深沉恐惧化身百年前的莎拉,逃避或解不开的心结终有一天会成为怨念,或是吞噬了让我们成为乡愿。就在剧情千钧一髮之际,在不同时空的雷蒙对处在同个空间的史黛拉说,「把所有的真相说出来告诉她。」

史黛拉:「我会用笔把你真正的故事都写出来,让所有的人知道。」
莎拉:「用你的血书写。」

创作者的心魔与童年养成:《在黑暗中讲述的恐怖故事》(Scary Stories to Tell in the Dark)_艾莫西6.jpg

看似主线是古老的富豪家族因排放工业废水造成小镇上多名孩童死亡,想诬赖家中患有白化症的小女儿顶罪。不认罪就用刑求逼疯她的怨念复仇故事。不过实质则是借古讽今。哪有什麽黑魔法?哪有什麽巫术?一切不过是以讹传讹。为了隐匿真相而成的悬案。百年后成了鬼话,成为小镇上说不得的秘密。《在黑暗中讲述的恐怖故事》想说的故事其实是良心。多数人陈述的未必就是真实,而那些看似怪力乱神的有时更可能是一种掩埋真相的障眼法。记得中国纪录片《囚》说过,中国有时想对付不乖乖配合的人,就会伙同医院开立诊断书说你疯了把你关到精神病院,然后再也不会有人相信你的话。其实医院的人可以不配合的,如果他有良心。执法人员如果知道真相却仍背离民意,这也是泯灭良心。良心如果无法存在,法治就无法伸张正义,那麽必定会有人蒙受冤屈。

恐惧究竟为何而来?大多来自于自己的所作所为。

创作者的心魔与童年养成:《在黑暗中讲述的恐怖故事》(Scary Stories to Tell in the Dark)_艾莫西5.jpg

《在黑暗中讲述的恐怖故事》中每个角色内心恐惧出现的恶魔都极富创意。可以看成魔鬼也可以视为心理压力的投射。青少年的烦恼与压力对很多成人来说都难以想像(可是每个人明明也都是这样过来的)。例如对外型的担忧,同侪的排挤,父母离异后对自身存在的困惑,或因压力而起的莫名梦境等。事实上,关于那些独自一人的胡思乱想,无论到了几岁都还是困扰。只是我们仍不确定,是人将恐惧幻化成鬼魅,还是鬼魅化身成恐惧存在于此?毕竟我们永远不解,那些夜半三更的异想天开是如何鑽进我们脑裡的?

「故事能治癒,故事能伤人。」

创作者的心魔与童年养成:《在黑暗中讲述的恐怖故事》(Scary Stories to Tell in the Dark)_艾莫西8.jpg

喜欢《在黑暗中讲述的恐怖故事》,除了真的在戏院被声音吓到乱七八糟外,对于电影安排最后的结局更是喜爱。一个创作者经历必死的惊悚后走出自己的心魔(停下来的打字机终于再次上工),犹如终于从一场不断困扰自己的反覆恶梦甦醒。史黛拉知道自己要一直写下去无论他人眼光,她清楚她该写下的是哪种故事,她知道自己可以在笔下生出好人,知道自己的笔拥有力量。创作如此,真实如此。吉勒摩戴托罗用《在黑暗中讲述的恐怖故事》再次证明了他作品中的那份纯粹,那份很容易被现实粉碎必须全力抵挡的东西。再也没有任何真相被伪装成黑暗魔法。创作拥有的想像本该是允许更好的世界,但可以用最令人发毛的转折无妨。

人本来就该拥有恐惧,恐惧会让我们不那麽盲目自大,并且更加诚实。毕竟懂得害怕的人才能学会真正的勇敢,会让我们更贴近活著的本质。

电影解说

{纸包鱼}十分钟看完2019恐怖惊悚片《在黑暗中讲述的恐怖故事》
文章链接:https://www.sbkk.me/8940.html
文章标题:《在黑暗中讲述的恐怖故事》创作者的心魔与童年养成
文章版权:随便看看 (sbkk.me) 所发布的内容,部分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网络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为TA充电
人已赞赏
书写影谈

《性爱录像带》关系,是一种分分秒秒的决定

2020-1-9 15:46:51

书写影谈

《好莱坞往事》如果你也是个影迷,一定会感动的!

2020-8-1 16:42:17

免责声明 SBKK 是一个专门的电影推荐平台,通过收集经典电影专题以及网友互动分享好看电影,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