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部有声电影

??《爵士乐歌星》(英语:The Jazz Singer),又称《爵士歌王》,是一部1927年拍摄上映的美国歌舞电影。它是第一部全片使用声话同步的电影,它标志着商业性有声电影的出现和无声电影的结束。它由华纳兄弟出版,使用维塔电话公司唱片技术。它是根据山姆森·雷佛森写的一本剧本改编的。

电影开始时年轻的杰基·拉宾诺维茨不顾他虔诚的犹太家庭的传统在啤酒店里唱流行歌曲。他的父亲是一名犹太教堂内的领唱,他惩罚杰基,杰基因此离家出走。数年后他改名为杰克·罗宾,成为一名杰出的爵士乐歌星。他打算为自己建造一个歌手的生涯,但是他的职业愿望最后与他家庭的要求和传统发生抵触。

背景

1917年山姆森·雷佛森看了一个叫《小罗宾逊·克鲁索》(Robinson Crusoe, Jr.)的音乐剧。在该剧中一个叫艾尔·乔逊的30岁歌手抹黑脸表演。雷佛森看完该表演后写了一个题名《赎罪日》的小故事。这个故事是基于乔森的生平写的。后来他把这个故事改写为音乐剧《爵士乐歌星》。1925年它的原始版本在百老汇音乐剧上演,1927年以乔治·杰塞尔扮演主角再次上演。华纳兄弟购买了该剧的电影权,但是由于华纳兄弟拒绝乔治·杰塞尔的薪水要求,因此乔治·杰塞尔不肯出演。华纳兄弟因此问埃迪·坎特是否愿意出演,但是坎特也拒绝了。最后华纳兄弟请乔森上演,他实际上是一开始导致这部剧产生的人。

电影历史学家多纳德·克拉夫顿(Donald Crafton)称乔森是该电影最好的选择。他写道:“这位抹黑脸唱爵士乐歌曲的歌手当时正处于他知名度的顶峰。他就像后来的摇滚乐明星一样,乔森用他源于非裔美国人生动和性感的歌曲和手势打动了观众。”乔森接受了该角色,并成为该电影最主要的经济资助人。

抹黑脸的艾尔·乔逊在《小罗宾逊·克鲁索》中表演,其演出启发了音乐剧,后来再变成电影《爵士乐歌星》

在《爵士乐歌星》前也已经有有声电影了,但是其对话都非常短。大卫·格里菲斯1921年拍的《梦幻街》在纽约上演,里面有一段唱歌的段子,以及人群的噪声。电影前还有一段声音,包括格里菲斯对观众的演讲,但是电影内没有对话部分。类似的,第一部华纳兄弟使用维塔唱片技术的电影《唐璜》(1926年)以及数部次年拍摄的电影都只有音乐和声响。《爵士乐歌星》包括音乐、声响外还有唱歌和一些同步的对话:两段非常普及的歌曲是由后来成为爵士乐歌星的年轻的杰基·拉宾诺维茨(Jakie Rabinowitz)唱的。他的父亲,犹太教堂的领唱唱了虔诚的《彻底效忠誓约》(Kol Nidre)。著名领唱Yossele Rosenblatt扮演自己唱了另一段宗教歌曲《Kaddish》。乔森版权的成年杰克·拉宾唱了六段歌曲,五段普及的爵士乐歌曲和一支《彻底效忠誓约》。录音是在英国出生的乔治·格洛夫斯完成的,他也为《唐璜》录音了。

乔森的第一支歌是电影开始后约15分钟开始的《脏手,脏脸》(Dirty Hands, Dirty Face)。这首歌后是第一段同步的对话,由杰克向观众和为他伴奏的钢琴家说的,这是电影开始后17:25开始的。杰克说的第一句话是:“等等,等等,你还什么也没听到呢”。这也是乔森常在台上说的。在1926年的短片《农庄一幕》中他说过类似的台词。这句台词是一个对他1919年录的唱片《你还什么也没听到》(You Ain't Heard Nothin' Yet)的暗示和幽默。在后来的一个场景中杰克对他母亲说了类似的话,然后他父亲进来,说了算一句非常武断的话。这部电影一共约包含近两分钟的对话,大多数这些对话是即兴产生的。其他对话则是通过当时标准的无声电影字幕表示的。但是当时这些歌曲,对话和乔森本人的魅力在当时的观众中产生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该电影的制作共花费了42.2万美元,对于华纳兄弟来说相当大一笔钱。不过这并非是当时该电影厂的纪录。此前约翰·巴里摩拍的两部电影还要贵:使用《白鲸记》的内容拍摄的无声电影《海兽》(1926年)的成本为50.3万美元,而《唐璜》的成本为54.6万美元。

影响

《爵士乐歌星》于1927年10月6日首次公映,其成功向好莱坞和全世界展示了有声电影的潜力。《纽约时报》评论家莫当特·霍尔(Mordaunt Hall)称:

自从一年多前维塔唱片技术出现以来电影院中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的掌声……维塔唱片的歌声和对话引入得非常巧妙。这本身就是大胆的一步,因为维塔唱片的歌声使得成品大大地生动起来了。对话没有这样的效果,因为它不总是能够表达出对话的细节和声音的作用,因此观众无法忽略后面的机械部分。

后来有人回忆说“乔森……唱Toot Toot Tootsie Goodbye或者说那句不朽的台词‘你还什么也没听到呢’时观众跳起来称好。” 由于当时有声电影院还处于开始阶段,因此在大多数大城市外的电影院里这部电影在一开始的几个月里以无声电影上映。一直到次年春这部电影才在全美国以有声版公映。

评论家的反应总的来说是赞扬。《综艺》称它为“无疑维塔唱片技术放上屏幕最好的成就……有许多力量和魅力” 在犹太媒体和非裔美国人报纸如《Afro-American》、《纽约阿姆斯特丹新闻》和《匹兹堡邮报》获得好评。《洛杉矶时报》的标题有些差异:“《爵士乐歌星》红热,感谢维塔唱片技术和艾尔·乔森,电影本身二流”。

虽然该电影的确很成功,但是多纳德·克拉夫顿阐明这部电影后来获得的好莱坞至今为止最成功的电影之一的声誉是过度夸张了。这部电影的确很成功,但这个成功并非意外的。在它一开始公映的大城市里它很可观的盈利主要来源于在美国大小都市地区长时间的放映。但是克拉夫顿说《爵士乐歌星》与当时“其它著名电影,甚至一些其它维塔唱片技术有声电影相比只不过有二流或者三流的吸引力” 是不正确的。事实上该电影是当时华纳兄弟历史中盈利最高的电影。一年后它才被《歌唱傻瓜》赶过。在所有1927年发行的好莱坞电影中《爵士乐歌星》可能是卖座最高的三部电影之一。

电影成功的原因之一在于华纳兄弟推销经历山姆·莫理斯(Sam Morris的创新市场策略。卡拉夫顿写道:

华纳兄弟的维塔电影放映合同的一个特点是它实际上保证该电影被长期放映。电影院必须数星期地租借《爵士乐歌星》,而不是分散的。不像传统的承包租借费华纳兄弟提取门票的一定百分比。也就是说电影院放映的时间越长,其收入也越高。纽约福克斯连锁影院签署这个条约被看作是一个上头条消息的新闻。

很快美国电影工业的高卖座率电影全部开始使用这种从卖座门票里抽头的合同了。

虽然回顾历史《爵士乐歌星》标志着无声电影时代的结束,但是当时这并不如此明确。比如莫当特·霍尔赞扬华纳兄弟“精明地认识到《爵士乐歌星》的布局是少有的要求它自己使用维塔技术的题目之一。” 历史学家理查德·科斯扎斯基说:“无声电影不是隔夜消失的,有声电影业不是立刻就充斥电影院的……虽然如此1927年依然是华纳兄弟逼近关闭无声电影历史这本书的一年,即使他们原来的目标比这要小多了。” 克拉夫顿指出1928年1月是美国有声电影的真正转折点:两个月后华纳兄弟公布《爵士乐歌星》在235个影院达到纪录(不过大多数这些影院放映的是无声版本)。5月一个由为首的好莱坞公司组成的集团与美国西电签署了声音转换技术的合同。7月华纳兄弟发行了完全有声电影《纽约之光》,一部音乐侦探剧。一年后好莱坞几乎只拍摄有声电影了。乔森与华纳兄弟拍摄了一系列电影。

重拍

《爵士乐歌星》曾经被重拍过三次。1952年重拍版,由丹尼·汤玛斯和佩吉·李主演;1959年电视剧,杰利·路易斯主演;1980年重拍版,主演是尼尔·戴蒙德、Lucie Arnaz及罗兰士·奥利花。本片于Lux Radio Theater被改编成两次的一小时广播剧,艾尔·乔逊重复他在电影中的角色。第一次于1936年8月10日广播,第二次则于1947年6月2日。

在流行文化中有许多地方提到《爵士乐歌星》,其中最著名的可能性有1952年米高梅公司拍的歌舞剧《雨中曲》。电影讲1927年时一个无声电影公司试图转化到有声电影来响应《爵士乐歌星》的成功。《辛普森一家》1991年有一集里'Like Father, Like Clown',讲述一个类似《爵士乐歌星》的故事。一名小丑的拉比父亲对他想当戏剧家的儿子说:“假如你想成为音乐家或者爵士乐歌星的话我可以原谅你。”

电影史学家克里姆·加巴德(Krin Gabbard)认为《爵士乐歌星》为后来的爵士乐和歌舞电影如《班尼·顾德曼传》和《格伦·米勒传》提供了台词。“假如这个理由说明1959年后对话必须是流行摇滚乐歌手说的,那么它只证明了原来1927年电影的力量,它决定了好莱坞如何来讲述流行音乐家的故事。” 重要的还有“不论他们叫什么名字,似乎1927年的《爵士乐歌星》成为了美国成功故事的代表。”

1996年国家影片登记部将《爵士乐歌星》选入“文化、历史和艺术性重要”的电影之一。1998年美国电影学会把它选为最佳电影之一,排列在第90名。2007年发表了一个有三张DVD盘组成的豪华版,其中包括乔森1926年拍的短片《农庄一幕》。

分析

大多数关于《爵士乐歌星》的分析集中在杰克·罗宾在百老汇舞台上使用的黑脸表演。学者科林·维利斯(Corin Willis)这样描写其不寻常和关键的角色:

与早期有声电影中始终不断出现的种族歧视的笑话和暗示完全相反的是在《爵士乐歌星》里黑脸艺术是电影的中心话题。它是对美国自我认识中的双重性和种族混合性的艺术和表现的探查。在我看到过的从1927年至53年的早期有声电影中出现黑脸艺术的70部电影中(包括九部乔森此后拍的电影)《爵士乐歌星》是独一无二的,它是唯一一部将黑脸艺术当做故事发展和题材表现的中心的电影。

电影中黑脸艺术的功能和意义与杰克本人的犹太血统和他想要在美国大众文化中留下自己的足印的愿望是不可分割的,这与犹太血统的乔森和华纳兄弟的愿望一样。杰克·罗宾“代表着传统和明星。华纳兄弟的论点是要真正成功,一个人必须首先认识到自己的血统,”拉蒙认为。“整个电影是围绕着装扮室里抹脸的镜头组织的。杰克·罗宾需要他的黑脸装扮作为他自己复杂的自我认识的代表。黑脸把所有这些自我认识联系到一起,但是却没有把它们冻结为一体,或者取代它们的各个组成部分。”

塞莫·斯达克的观点不这么血统。在描写乔森大量在舞台上表演的黑脸演唱时他写道:“移民的百老汇犹太歌星……在黑脸歌手传统表演时掩饰了他的犹太血统,但是强调他的白人自我。乔森的犹太口音被他的南部外表掩饰了。” 他认为《爵士乐歌星》没有真正地对待美国同化和犹太自我之间的斗争。他认为该电影“传播的信息是……黑脸授予犹太移民与早先几代中进行歌唱表演仪式的欧洲移民相同的权利和特权。”

利莎·西尔伯曼·布莱恩纳反对这个观点。她回溯到山姆森·雷佛森的原意:“对雷佛森来说爵士乐就是赞美歌,就是美国方式,黑脸歌手就是新的犹太领班。根据作者自己的话,这部剧不是说黑脸是犹太人变成白人的办法,而是犹太人表现出新的犹太人生活方式,现代美国犹太方式的方法。” 她指出当时犹太媒体骄傲地注意到犹太演员采纳非裔美国人音乐的因素。

获奖

  • 授予制作主任大利·F·柴纳克奥斯卡金像特殊奖因为他“制作了杰出的有声电影《爵士乐歌星》,革命了整个工业”。

  • 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奖(提名)——亚弗列·A·科恩

  • 奥斯卡最佳工程效果奖(提名)——纽根特·斯劳特

人已赞赏
免责声明 SBKK 是一个专门的电影推荐平台,通过收集经典电影专题以及网友互动分享好看电影,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